第一六八二章 我有一個夢想,孟云歸篇(上)

小說:牧神記 作者:宅豬 下載:牧神記ZIP下載 牧神記TXT全文下載
    看書海小說網 www.lbmhnk.tw ,最快更新牧神記最新章節!

    “龍虓已死。我感應到我與他的小土伯之約消失了。”

    秦牧聽著月天尊的琴音,突然說出這句話來,感慨道:“我原本期望,他能夠率領獸界,與天庭一戰,他雪中送炭,這份恩情必定大得很。”

    月天尊側頭彈奏著琴曲,秀發從脖頸左側垂下來,只是這琴曲斷斷續續,不是很連貫,道:“龍虓是食利者。太古時代,他依附于伯陽神王而生,眾生祭祀他,他食伯陽神王與造物主之利;

    “造物主滅亡,龍虓不舍其利,又不敢舍命一搏,于是詐死脫身,躲在祖庭背面繼續食造物主時代的余利;

    “十天尊時代,他依附于天庭,天盟,建立獸界,繼續食利,他無需拼命便可以保住自己的地位;

    “昊天帝時代,昊天帝封他為十天尊,他統治獸界乃是正統,繼續食利。這樣的存在,即便是將來你獲勝了,建立了新庭,他也是會攀附你,繼續食利。到那時,牧天尊如何處置他,只怕會成為一個莫大的難題!”

    月天尊突然撥亂琴弦,有些惱怒道:“這琴譜根本不可能彈奏出來!”

    她彈奏的琴譜是秦牧交給她的,琴譜極為古怪,月天尊也是琴律上的大家,絕無僅有的音律強者,然而秦牧的琴譜,她始終無法完整的彈奏出來。

    “這是四公子亡妻創造的曲子,彌羅宮四公子經常在混沌長河中彈奏此曲。想要對付四公子,必須從這首曲子著手。”

    秦牧目光閃動:“四公子幾乎沒有弱點,唯一的弱點便是這首曲子。”

    月天尊翻看琴譜,道:“這首曲子非常難彈,難點不在于琴譜,而在于意境。琴律中的意境極為深遠,大概留下琴譜的人,已經音律入道三十六重天了。我雖然音律頗有建樹,但還沒有修煉到這種水準。”

    秦牧側身問道:“月,你的載極虛空何時成道?”

    月天尊抬頭,恬靜一笑:“我感覺不遠了。”

    秦牧大是開心,笑道:“你若是成道,我們的勝算便大了一分。”

    月天尊不禁有些好奇,道:“牧天尊以為,我成道之后,我們的勝算有多少?”

    “一分。”秦牧豎起一根指頭。

    月天尊白他一眼,哭笑不得:“我成道之后才有一分勝算?我若是沒有成道,豈不是連一分勝算都沒有?”

    秦牧點了點頭,道:“背靠大樹好乘涼,昊天帝背靠祖庭玉京城這株大樹,已經立于不敗之地。目前為止,我們看起來是能擋下天庭的攻勢,但實則一分勝算也沒有!不過隨著時間推移,我們的勝算會越來越高。”

    他的目光落在渡世金船上,心中一片火熱。再堅持十六年,開皇的身影便會出現在金船上,那時才是延康反攻的時機!

    “對于南天,你怎么看?”

    月天尊道:“南天的人族數量極多,幾年前孟云歸反出天庭,命人前來求援。延豐帝派去龍山散人和幽溟太子,然而天庭也派去了重兵,這一戰,只怕南天支撐不住。”

    秦牧搖頭道:“無論延康還是無憂鄉,都沒有余力去支持南天了。這種情況下,南天只能靠自己。”

    月天尊不再說話。

    現在天庭的大軍不斷出擊,已經快要形成了對無憂鄉的三面包圍趨勢,只留下通往延康的一個缺口。

    而南海,赤明二帝、煙兒、南帝和赤帝,正在進攻天庭南天各部的大軍,戰局尚未平息,無暇來援。

    北疆坎地,魏隨風率領老部下羽林軍和延康軍隊,與北天黑帝年關河的大軍死磕,魏隨風的兵力少,不斷向延康求援。

    只有東海江白圭那一路兵馬一路獲勝,但是偏偏碰到東天青帝這個以謹慎著稱的主兒,延康國師江白圭雖然不斷獲勝,但都是小勝,無法將東天青帝的兵力完全消滅。

    延康國內還有不少兵力,但現在延康的各個督造廠都在全力運轉,需要這些神魔源源不斷的制造神兵神器。

    戰場上,神兵利器損耗極快,即便是重器也會被打得粉碎,因此需要強大的后勤能力!

    戰爭打得是財力,是儲備,也是鑄造能力。

    天庭靠的是底蘊和儲備,但是戰時的鑄造能力卻遠不如延康,延康的許多督造廠原本是民用,但這時候都已經改成了軍用!

    延康的戰爭機器啟動,迸發出的力量堪稱驚世!

    因此這場戰爭拖延的時間越長,對延康越是有利,時間越短,對天庭越是有利。

    “南天被火天尊奴化,已經沒有了抗爭精神,尋常時期想要改變南天的人族的思想,需要三五代人的時間,甚至更長。可能需要花費幾百年,才能讓南天像延康一樣。”

    秦牧聲音低沉,道:“而戰爭不同,苦難,會讓一代人快速的覺醒。延康幫不了南天。南天是南天人的南天,南天人可以幫助自己……”

    月天尊不再說話,繼續練琴。

    南天,焰明天。

    北天王翼羅和第三天師白玉瓊率領大軍一路追殺孟云歸和其殘部來到這里,翼羅天王下令,無數神魔進入焰明天,飛往各地。

    這些神魔神通廣大,降臨到各個村落各個城郭。

    白玉瓊蹙眉,翼羅天王的命令讓她有些不解。

    只見那些神魔降臨到焰明天的各處人族聚集地,各顯神通,神魔威嚴法相,震懾這些聚集地的人族。

    那些神魔一聲令下,各個村落城郭中的四十歲以上的人們自動走出來,排好隊伍,來到村口或者城門口,登上停留在那里的一艘艘艦船。

    大大小小的神船神舟神艦起飛,向天空中懸浮著的巨型樓船飛去。這些艦船將人們送到樓船上,又自四面八方的散開,繼續前往各地搜集人族。

    白玉瓊驚疑不定:“翼羅天王,這是……”

    “天庭億萬神魔攻打無憂鄉和延康,將士們不能餓著肚子。”

    翼羅天王道:“陛下說,南天是天庭的糧倉,糧食熟了,便要收割。”

    白玉瓊毛骨悚然,呆呆的看向懸浮在焰明天的天空中的那些巨型樓船,不斷有大大小小的艦船駛進駛出,將一船船人族青壯和老人運來。

    已經有樓船裝滿了奴隸,開始起航,駛向天河。

    “陛下讓我來,最主要的事情并不是除掉孟云歸這個叛逆,而是守住天庭糧倉。當然,能夠除掉孟云歸這個叛賊也是大功一件!”

    翼羅天王笑道:“更為關鍵的是,孟云歸在乎這些賤民的性命,他是因為這些南天賤民而反。孟云歸躲藏起來,四處逃命,我很難將他們抓住。然而我抓來這些賤民,孟云歸便不得不去奪船!他明知道是陷阱,也不得不鉆進去。”

    他突然失笑道:“白天師,到底你是天師,還是我是天師?自從進入南天以來,一直是我在出謀劃策,你這位威名赫赫的天師可是一個計策也沒有出啊!”

    白玉瓊急忙躬身,道:“翼羅天王不但武力無匹,智計也是過人,白某不敢獻丑。”

    翼羅哈哈大笑,搖頭道:“你與孟云歸的關系極佳,我看你是不太想讓你的這位朋友死在你的手中吧?白天師,你應該知道,你活著,比你死了有用,最低你可以庇護你名下的諸天中的人們。孟云歸便是意識不到這一點,他的羽化天,將來必遭清洗!”

    白玉瓊打個冷戰,不再說話。

    翼羅天王面色轉冷,傳令道:“傳我命令下去,天庭將士在前線苦戰,用性命拼搏,理當享受!焰明天的牲口,無論年歲,統統押送到船上,送到元界!”

    白玉瓊身軀顫抖一下。

    翼羅天王瞥她一眼,白玉瓊沒有動彈。

    命令下達,天庭將士立刻去辦,先前各個村落城郭中的人們不想反抗,不敢反抗,現在整個村子、部落、城市的人都將變成神魔的口糧,他們終于想起了反抗。

    白玉瓊低頭看去,一個又一個村落的人們被神魔們鎮壓。

    村落中,城市中,哭喊連天,婦孺相抱一團,年輕人試圖拼命保護自己的妻子兒女,然而沒有任何作用。

    他們在這一刻克服了心中的奴性,但是他們沒有反抗的力量。

    白玉瓊竭力穩住心境,看著這一幕幕發生,她覺得此時此刻的她,與南天麻木的人們一樣,沒有了血性,只剩下奴性。

    現在焰明天的人們克服了心中的奴性,克服了火天尊的奴化教育,而她心中的奴性卻無法克服。

    她竭力說服自己,自己麾下還有人族的諸天,為了南天的奴隸而反叛天庭,會讓他們送命。

    自己只是在隱忍,只是在委曲求全,并非是自己心中暗藏著一個跪著的自己,自己一直都是站起來的,從未跪下過。

    而她的良知卻在告訴她,她一直都是跪著的,從未站起來過!

    突然,遠處的天河上傳來一股股恐怖的悸動,孟云歸率領百余位羽化營將士殺上天庭的輜重船,斬殺樓船上的天庭將士!

    翼羅天王眼睛一亮,背后雙翼唰的一聲展開,哈哈笑道:“孟天師入我甕中也!”

    他呼嘯向那里飛去,與此同時,一艘艘天庭樓船中,無數天庭神魔從船艙中飛出,瘋狂向孟云歸所在的那艘樓船殺去!

    翼羅天王早已埋伏好兵馬,這些天庭神魔都是精挑細選的猛將,修為高深,而且陣法嚴整,數量極多!

    沖在最前面的便是兩萬神武衛!

    神武二衛被龍麒麟、孟云歸等人打殘,只剩下兩萬多人,去掉病殘,還有兩萬人。

    翼羅統兵,善于整合,將這兩萬人整合為一個陣營,以天庭宏天圖為陣圖。

    這兩萬神武衛的氣息相連,法力相連,氣勢相連,催動宏天圖,但見一座座天宮從陣圖之中浮起,天宮組成小天庭!

    那小天庭之中,兩萬神武衛將士的元神組合,化作一尊頂天立地的元神,形態如瑯軒神皇,抬手一指!

    神元一指!

    這一擊的威力比不上真正的天尊,比瑯軒神皇差得遠了,但是這一擊的威力也是大的不可思議!

    倘若神武二衛不是死傷慘重,那么這一擊便擁有天尊般的力量!

    宏天圖也是由孟云歸設計出來的陣圖,現在卻反過來用以殺他,可謂是諷刺。

    孟云歸立在那座樓船上,與身后百十位羽化營將士眾志成城,結成小規模的陣勢,眾人元氣一體,催動陣法,孟云歸乃是帝座境界的修為,其他羽化營將士的修為則要遜色許多。

    眾人合力催動陣法,竟然也是一座小型的宏天圖,神元一指!

    轟!

    天河劇烈動蕩,孟云歸身前身后,那百十位羽化營將士被震得眼耳口鼻中噴血不止,孟云歸悶哼一聲,踉蹌后退。

    這一擊的力量絕大部分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將他的元神震得幾乎破碎,天宮也徑自徑自崩塌,一時間不知多少大殿被毀。

    他體內的神藏傳來噼里啪啦的爆響,一座座神藏浮現出觸目驚心的裂痕,條條道道,駭人無比。

    神武二衛殺來,其他幾路大軍則從前后包抄,將這艘樓船圍困。

    孟云歸突然哈哈大笑,厲聲道:“太子,就在此時!”

    他的話音剛落,天河劇烈動蕩,波濤洶涌,天河下,巨大的玄武身軀如同一片大陸浮起,將一艘艘樓船托在背上!

    幽溟太子催動神通,興風作浪,攪動天河,載著那一艘艘裝滿了南天人們的奴隸船呼嘯而去!

    幽溟太子乃是玄武二帝的長子,一身本領,修為法力渾厚無比,再加上天賦異稟,托起一座座樓船,打得天庭神魔大軍措手不及,不知多少人被吞入大浪之中,被浪濤間幽溟太子的神通攪得粉碎!

    其他幾路大軍的陣勢被破,神武二衛的陣勢也出現一絲散亂,孟云歸立刻看出便宜,率領殘部從船上殺出,沖擊神武二衛,殺得神武衛人仰馬翻。

    眼看他便要率眾沖出重圍,突然一道光芒閃過,咚的一聲巨響,翼羅天王降臨到剛才孟云歸所在的那艘樓船上。

    呼——

    翼羅天王羽翼一展,樓船上的甲板連同房屋一起掀起,露出船艙中無數瑟瑟發抖的人們,有老有少,有婦孺,有青壯。

    孟云歸停步,轉身,雙眼充血,弓著身子呼呼喘著粗氣,惡狠狠的盯著翼羅天王。

    翼羅天王微笑,招手,一座南天門轟然墜落,壓在天河上。

    幽溟太子將那些樓船送到遠處,正欲前來搭救孟云歸,被這南天門一壓,險些從河中墜落出去。

    “太子,你護送樓船先走。”

    孟云歸直起腰身,頭也不回,高聲道:“我會追上你的!”

    幽溟太子轉身,催動天河,護送那些樓船和樓船上的南天人們離開。

    “跪下。”翼羅天王淡漠的說道。

    他的身后,那滿船的人們紛紛跪下,沒有一個敢站起來,有孩童想哭,卻被母親捂住嘴。

    翼羅天王抬手,抓起一個婦人,面帶戲謔的笑容盯著孟云歸:“孟天師,他們只是奴隸,只是牲口,是天庭神魔的糧食,每年獻祭給半神的牲口都不計其數。當年,你為何沒有因此背叛天庭?為何這個時候才背叛天庭?”

    孟云歸聲音沙啞,嘿嘿笑道:“當年我只是耳聞,沒有目睹。我沒有親眼所見,雖然傷心,但可以忍耐。現在我看到了,觸動我的道心,我便要反。”

    他直起腰身,抹去嘴角的血:“從前南天的人還能活,活到六七十歲,才能變成祭品,但是天庭與延康開戰,戰爭曠日持久,南天只怕要被吃絕種,別說六七十歲,就算是嬰兒,只怕都會被吃掉!我豈能忍得住?”

    白玉瓊飛來,沒有上前,默默的站在遠處。

    翼羅天王仰頭,將手中的婦人放入口中,吞了下去,似笑非笑道:“為了他們?為了這些不知反抗的牲口?”

    他哈哈大笑起來,指著背后跪著不動的人們:“除了天尊天帝,這世間還有誰人的權勢在你之上?你就為了這些牲口,反叛天庭?孟天師!”

    他笑得有些瘋狂:“所有神明都說你是第一天師,智慧高絕猶勝商天師,在我看來,你做了一個最蠢的決定!”

    他笑容突然完全斂去,冷漠無比:“殺了他。”

    ————又是快五千字的大章,然而關于孟云歸的章節,可能需要兩個這樣的大章才能寫完,豬蹄子快要報廢了,豬腦也快要蒸發了。淚,求票票安慰,你們誰撿到了我的票票(迷茫的東張西望中)

六合图库118图库